图片
当前位置: 365体育投注 - 调研分析 - 正文

加拿大产业体系及政策初步分析

来源:驻加拿大经商参处   |   时间:2018-05-07 09:48:07   |   浏览:768

加拿大系西方七大工业国之一,据加统计局最新数据,2015年加国内生产总值为1.66万亿加元(按照2007年可比价格计算,下同),同比增长0.9%。加产业门类齐全,能矿行业、农业、制造业等在加经济体系中占据重要地位,服务业也十分发达,对GDP贡献率超过70%。

一、加拿大产业体系构成

依照加拿大、美国和墨西哥三国统计机构共同开发并使用的产业分类标准,即北美产业分类体系(NAICS),加政府将国内产业分为广义制造业和服务业2大类共20个产业(如下页表1所示)。其中,广义制造业涵盖5个产业,依次为:(1)农业、林业、渔业和狩猎;(2)矿业;(3)公用事业;(4)建筑业;(5)制造业。服务业涵盖15个产业,依次为:(1)批发贸易;(2)零售贸易;(3)运输与仓储;(4)信息;(5)金融和保险;(6)不动产和租赁业;(7)专业、科学与技术服务;(8)公司和企业管理;(9)行政、支持、废物管理和救助服务;(10)教育服务;(11)卫生保健和社会救助;(12)艺术与娱乐;(13)膳宿和餐饮服务;(14)其他服务业(除政府管理);(15)政府管理。

二、加拿大产业特征及发展态势

(一)服务业稳健增长,占GDP比重呈上升趋势

2000年至2008年,受金融和保险业、不动产及租赁业、批发贸易等行业快速发展带动,加拿大服务业年均增速达到3.0%,超出广义制造业2.3个百分点;服务业占GDP比重也不断上升:2000年,服务业占GDP比重为64.5%;至2008年,该数字已达到68.6%。

2008年加拿大服务业虽然遭受金融危机的冲击,但受益于审慎的国民性格、金融业稳健的经营策略和低开放水平,加之政府经济刺激措施及时得当,整体受影响程度比较有限。2009—2015年,服务业依然保持了2.3%的年均增长,至2015年服务业占GDP比重已经达到70.2%。据加统计局最新数据,2017年1月加服务业从业人数达1444万人,占就业人口总数的79%。

在加拿大服务业中,批发贸易,零售贸易,不动产和租赁业,金融和保险业等4个行业发展迅速,2000—2015年年均增长率均接近或超过3%;不动产和租赁业、金融和保险业、卫生保健和社会救助、政府管理等4个行业规模较大,产值已超过1000亿加元。

(二)第一产业优势明显,受国际环境影响呈波动性增长

加拿大是传统农业和资源大国,林业、渔业也十分发达,第一产业占GDP比重保持在10%左右,其中农业占比约1%,油气开采占比约6%。近年来,受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影响,加第一产业增速也随之大幅变化,但总体保持增长势头。2000—2015年,农业、林业、渔业和狩猎年增速为1.8%,略低于全产业年均增速,其中种植业平均增速达到2.7%;同期,矿业年均增速为1.4%,其中油气开采年均增速为1.7%。

2015年,加拿大农业产值为189亿加元,占GDP比重为1.1%;2017年1月就业人口28.5万,占全国劳动人口的1.6%。加农业机械化程度较高,可耕地面积占国土总面积的16%,已耕地面积6759万公顷,占国土面积的7%。主要农产品有小麦、大麦、油菜籽、亚麻籽、燕麦等,主要畜产品包括牛肉、猪肉、牛奶和乳制品等。加50%以上农产品用于出口,系全球第5大农产品出口国和第2大小麦出口国。

2015年,加拿大油气行业产值1009亿加元,占GDP比重为6.1%。加油气资源十分丰富:已探明石油储量1730亿桶,主要以油砂形式存储(95%以上油砂储量位于阿尔伯塔省),仅次于委内瑞拉和沙特居世界第3位,年产量1.93亿吨,日均产量370万桶,居世界第5位;已探明天然气储量达2万亿立方米,年产量约1620立方米,居世界第5位。

加拿大是全球第5大矿业生产国,2015年矿业产值(不含油气开采)342亿加元,占GDP比重为2.1%。其中钾矿储量和产量均居全球首位,探明储量达44亿吨,占全球探明储量的46%,主要分布在萨斯喀彻温省,2015年产量达1135万吨;铀矿储量57.2万吨,居全球第3位,主要分布在萨斯喀彻温省,2015年产量1.5万吨;镍矿储量330万吨,居世界第4位,2015年产量22.5万吨。铁矿储量86亿吨,主要分布在纽芬兰和拉布拉多省、魁北克省,2015年产量4595万吨。

(三)制造业门类齐全、产值下滑,带动进出口效应强劲

加拿大制造业门类齐全,在经济体系中占据重要地位,安大略省、魁北克省和阿尔伯塔省等经济大省是制造业较为集中地区。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时,加制造业受冲击较大,2008年和2009年产值分别下降5.3%和13.8%。受此拖累,加制造业产值由2000年的1971亿加元大幅下降至2015年的1733亿加元,年均下降0.9个百分点,是加20个产业中唯一一个负增长产业;占GDP比重也由15.9%下降至10.5%。

制造业是其他行业资源、能源和服务的重要需求方,也是加拿大经济体系中最重要的创造财富产业。据统计,制造业每1加元产出可为整体经济活动带来3.15加元的增值,是推动加经济增长的重要力量;另外,制造业还为加政府贡献了约30%的税收。因此,加各级政府高度重视制造业发展,在金融危机后利用直接投资、支持企业创新、发展重点产业等多重政策支持制造业发展。在各方共同努力下,2010—2015年加制造业扭转下滑态势,年均增长率达到1.5%,已接近全产业增速。此外,加制造业吸引了168.2万人就业,占就业人口总数的9.2%。

在带动对外贸易方面,加拿大制造业表现十分突出。2010—2015年,加制造业出口总值由2595亿加元大幅上升至3492亿加元,年均增长率达到6.1%,占加货物出口总额比重也由65.1%上升至66.6%;同期,加制造业进口总值由3409亿加元大幅上升至4717亿加元,年均增长率达到6.7%,占加货物进口总额比重也由84.4%上升至88.0%。2015年当年,加制造业进出口总额已占据加货贸进出口总值的77.4%,地位举足轻重。

具体产业方面,加拿大航空工业发达,是世界第3大飞机生产国,80%的产品出口海外市场,且拥有全球最大的支线飞机制造商庞巴迪公司;加也是世界五大生物技术产业市场之一,在生物技术科学探索和应用的诸多门类中,如医疗卫生、农业、环境技术、工业和生产解决方案等,处于世界领先水平,在生物技术综合指标排名中位居世界第3位;此外,加在核能、水电、通讯、环保及清洁技术、汽车制造、石化、地球物理勘探、造纸等领域拥有先进技术和设备,竞争优势突出。

(四)金融业高度集中、战略审慎,保持稳健增长

加拿大金融业资产高度集中,各大银行多以金融控股公司形式收购或者组建信托、证券和保险业务附属机构,形成资产雄厚、功能齐全的银行集团。加前5大银行,即加拿大皇家银行(RoyalBank of Canada)、多伦多道明银行(Toronto-Dominion Bank)、丰业银行(Bank of Nova Scotia)、蒙特利尔银行(Bankof Montreal)、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Canadian Imperial Bank of Commerce)持有加银行业超过90%的资产,并与加拿大国民银行(National Bank of Canada)共同构成加金融机构管理办公室(OSFI)认定的6大重点银行。OSFI严格监管此6家银行,通过资本充足率、杠杆率等手段确保其经营战略审慎、稳健,并加大信息披露力度、严控金融衍生品、重视风险管理、适度开放金融市场,避免出现系统性危机。在多方共同努力下,2008年至2013年,加银行业连续六年被世界经济论坛评为最稳健银行体系。

2008年全球性金融危机爆发时,加拿大金融和保险业所受冲击十分有限,仅在2008年和2009年分别小幅下滑1.5%和1%,随后迅速反弹。2000—2015年,加金融和保险业年均增速为2.9%,超过全产业增速0.9个百分点;2010—2015年,年均增速更是达到3.4%,恢复十分强劲。2015年,加金融和保险业产值为1150亿加元,占GDP比重为6.9%,创历史新高。

三、加拿大政府的宏观产业政策

(一)贸易立国,带动产业不断增长

加拿大以贸易立国,是全球自由贸易的积极倡导者。加政府在战略上不断强化国际贸易与国内产业之间的联系,积极通过多双边贸易协定为加相关企业开拓国际市场。

多边领域,正是在加拿大和欧共体的积极推动下,1994年4月在摩洛哥马拉喀什举行的关贸总协定部长级会议上才决定成立世界贸易组织(WTO),并于1995年1月1日正式开始运作;在此之前,涉及加、美、墨三国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已于1994年1月1日生效;加与瑞士、挪威、冰岛、列支敦士登四国签署的欧洲自由贸易协定也于2009年7月1日生效;2017年2月15日,在加拿大和欧盟的共同努力下,欧洲议会在法国斯特拉斯堡表决通过了欧盟—加拿大综合经济与贸易协定(CETA),该协定最早可于2017年4月1日临时启用。加积极参与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在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宣布退出该协定后,加还在努力与其他签署国共同寻求后续方案;此外加还正与加勒比共同体,危地马拉、尼加拉瓜和萨尔多瓦三国等开展自贸协定谈判,与南方共同市场(MERCOSUR)的自贸协定也处于探索性接触阶段。

双边领域,加拿大已与美国、韩国、以色列、哥伦比亚等10个国家先后签署自贸协定;加拿大—乌克兰自贸协定已完成谈判并等待审批;与多米尼加共和国、印度、日本、摩洛哥、新加坡、哥斯达黎加的自贸协定正在谈判过程中;与中国、土耳其、菲律宾、泰国则开展了自贸协定探索性研究。

通过上述一系列协定,加拿大已将触角延伸至中北美及加勒比地区、欧洲、亚洲、南美洲、大洋洲等各个角落,为加产品进入国际市场铺平了道路。

(二)筑巢引凤,积极吸引外来投资

加拿大是世界上吸引外资最多的国家之一,加各级政府不遗余力地吸引外来投资,截至2015年底,加累计吸引外资达7685亿加元。外资有力地促进了加经济发展,带动就业增长。

第一,在联邦政府层面,由加拿大全球事务部和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牵头,通过多种渠道向外国投资者宣讲投资政策和便利性, 并通过国际商业机会中心(IBOC)和遍布世界各地的贸易特派员和商务官员,为有赴加投资意向的公司和人士提供广泛的服务、专家意见和帮助。

第二,省政府和市政府都设有经贸部门,负责投资促进及其他相关工作。

第三,加商协会发达,通过展会、网页等也提供了广泛的尤其是专业领域的信息。

第四,加政府早于1985年即颁布《加拿大投资法》(InvestmentCanada Act),并配套出台了《加拿大投资规则》,加上《公司法》等一系列相关法律,使得加营商环境十分友好,税率较低、透明度高、投资障碍少、金融体系便捷稳定、资金流动自由、原材料和能源丰富、研发环境优越,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将加列为全球最佳投资目的地之一。

第五,加在全球金融危机中表现良好,NAFTA和即将启用的CETA也给加企业进入美国和欧盟市场提供了便捷通道,这些进一步增强了加作为投资目的地的吸引力。目前,加已成为世界上外国投资规模最大的国家之一。

鉴于加拿大经济体系的开放性,除服务业的少数领域外,加大多数产业中均活跃着大量外国资金,近期电信业、电子通讯业等行业的限制也有所放松,允许更多外资进入。这些外国资金的注入,给加产业发展提供了充足的动力和支持。

(三)多措并举,打造“全球创新中心”

加拿大属全球创新型国家之一,研发水平长期位居世界前五位。加自由党上台后,更是提出要将加塑造为“全球创新中心”,并出台多项措施,努力使创新成为加国民的核心价值观以及各产业发展的内生动力。

一是顶层设计,健全机制。加拿大联邦政府将工业部变更为“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突出创新和科学对经济发展的引领作用;建立“首席科学家”制度,打造政府与科学界的沟通桥梁;设立知识产权保护机构,协助加企业在国内外申请专利、应对诉讼,并积极参与全球知识产权保护规则的制订。

二是政府资助,慷慨解囊。加拿大自由党政府改进了对创新的支持方式,首先将此前的税收优惠间接支持变更为直接投资科研项目和科研基础设施,提升了政策吸引力;其次将资金管理统一至创新、科学与经济发展部,提高使用效率;再者加大了资金支持力度,针对重点项目进行大额拨款支持,如高校科研基础设施更新即投资20亿加元;最后还通过政府采购扶持初创企业,并放宽了科研人员对外交往的限制。

三是以点带面,建立创新产业集群。加拿大政府重视“产、学、研”合作网络建设,促进相关机构之间的协调,加大对高科技孵化器和加速器建设的投入,支持科研成果产业化。加联邦政府计划在4年时间内拨款8亿加元,建立3—4个大型“创新产业集群”,包括安大略省的高科技产业集群、蒙特利尔的航空航天产业集群等,重点提升加在人工智能、量子计算、航空航天、生物工程、清洁技术等领域的创新能力、竞争力和产业化能力。

四是海外引智、推进创新。加拿大政府积极利用自然和社会环境的优势,广泛吸引国际人才,如推出“加拿大首席研究员计划”,投入2.65亿加元资金设立2000个相关岗位,利用优秀待遇吸引全球一流科研专家。此外,加政府还在移民、企业引进人才等方面给予便利和补贴。

(四)巧用规则,扶持保护国内产业

第一,多渠道设立“保护层”,助力国内产业发展。一方面,加拿大政府利用WTO相关协议,对纺织品与服装、部分农产品等通过向进口商发放进口许可证的方式实施进口限制,配额内产品进口关税较低甚至为零,配额以外的产品则征收高额关税,最高可达313.5%;另一方面,加各级政府为保护国内产业,也会通过设置贸易壁垒和歧视性待遇等方式阻止其他国家产品进入加市场。2017年1月,美国政府曾向加发起贸易挑战,称加实施的贸易规定实际上导致美国酒无法上架销售,从而使本地酒类生产商拥有不公平竞争优势;而欧盟与加签署CETA的动机之一,也是希望为欧盟葡萄酒创造公平竞争的环境,进一步促进欧盟葡萄酒对加的出口增长。

第二,补贴重点行业,确保竞争优势。加拿大政府高度重视航空航天、汽车、乳制品、清洁能源等行业,长期以来持续在上述行业实行财政补贴政策,辅之以行政性限制措施,保障本国相关行业的竞争优势和可持续发展。以航空航天业为例,加庞巴迪公司是世界第3大航空航天制造商,在小型公务机、支线飞机和水陆两用机方面居全球领先地位;巴西航空工业公司是世界第4大民用飞机制造商,与庞巴迪产品高度相似且竞争力接近。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为助本国产品获竞争优势,两国政府通过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一系列计划向国内民用飞机工业提供补贴,在WTO争端解决机制介入后,双方才有所收敛。2015年前后,庞巴迪遭遇财务危机,加魁北克省政府和魁北克储蓄投资基金(CDPQ)在2016年累计向其注资25亿美元;2017年,加联邦政府再次向庞巴迪提供3.7亿加元无息贷款,用于支持其“环球7000”商务机项目及C系列客机发展。加汽车、牛奶、清洁能源等行业同样长期接受各级政府的资助。

第三,利用贸易救济措施,为国内产业保驾护航。在国内产业遭受损害或存在损害威胁时,加拿大政府根据相关企业的诉求,启动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根据调查结果征收不同水平的反倾销和反补贴税,为国内产业提供发展缓冲期。近年来,加发起双反调查的频率有增大趋势。截止2016年底,加针对中国已累计发起76起贸易救济调查,其中反倾销调查50起,反补贴调查23起,特别保护措施3起。

(五)广借民智,确保产业政策可行

加拿大政府在制订产业政策等重大战略决策时,经常以公众咨询等方式动员社会各界共同参与,自下而上与自上而下相结合,一方面可以广泛调动民众积极性,借用民间智慧凝练最佳解决方案;另一方面也可以增加决策的公正性、客观性和代表性,减少后续推行阻力。

 

版权所有:365体育投注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京ICP备0502129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0804号

页面更新时间 : 2018-12-11 00:35:34
Powered By MystepCMS
365滚球网站,银河娱乐平台,银河娱乐平台,365体育备用,皇冠体育官网,365体育网投,365bet